“加密造富机器”币安的监管合规逃亡之路

去年3月12日,金融业遭遇史上最大的黑天鹅。美股创纪录的4次熔断,黄金,石油全线暴跌,比特币也从 8000 美元附近最低跌至 3858 美元。投资者在疫情扩散带来未知的恐惧下纷纷撤离,后来人们把它戏称为“黑色三月”。

时隔一年,加密资产世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比特币开启大牛市,特斯拉15亿美元加持比特币的消息更是引爆市场,美国最大加密货币交易平台Coinbase估值1000亿美元拟上市,一个个令人心跳加速的消息不断加强加密资产未来的发展空间。

想想最初的比特币价格只有不到一美分,而截至北京时间3月14日早间,比特币价格突破61000美元/枚,24小时涨幅超6%。在触及6万美元纪录高点后,数字货币风向标比特币价格15日出现约9%的跌幅。比特币受到如此冲击的背后,是这一灰色加密行业引来了强监管,行业去泡沫化的必经之路,而这只是一个开始。

币安交易所官微遭封锁

币安交易所成立至今不过四年时间,便做到了全球首屈一指的地步,毫无疑问币安在币圈的地位和知名度是不可小觑的,根据独立数字资产行情网站Coin Gecko的数据显示,全球340家现货交易所排名中币安交易所名列第一,不仅拥有了币友口碑,也占据了币圈的一半市场。

然而等待着它的是随之而来的其负面新闻与逃避监管的一系列后果。3月11日,国内巨头加密货币交易所币安等多家加密货币交易所官方微博疑被封禁,目前页面已无法打开,并显示“该账号因被投诉违反法律法规和《微博社区公约》的相关规定,现已无法查看”。

图片1.png

此消息一出,一时间众说纷纭,有人说微博封号只是监管出击的开始,交易所估计会很快迎来监管和调整,也有人说此前也有被封的经历,这次只不过是再次监管收紧。

但在这一现象背后,是用户对于平台的恐慌不信任以及币安平台此前多次出现意外宕机造成的不安,微博用户评论道:用户关心资金安全,价值不菲的资产都存在币安账户里。现在无法登陆、无法充提,客服没有明确回应,推特也只是让大家耐心等待,这些都难免让人担心自己的钱还安不安全。

被神话的加密“造富机器”

作为资金和流量入口,加密货币交易所赛道一直有”造富机器”的美誉,近日,在胡润公布的2021年全球富豪榜,其中区块链行业有17位十亿美金企业家,其中前三名都来自于加密货币交易所。

Coinbase的CEO布莱恩?阿姆斯特朗以115亿美元领衔。加密衍生品交易所FTX的CEO萨姆·班克曼·弗里德次之,币安创始人赵长鹏以80亿美元登加密富豪榜第三。

图片2.png

作为投资数字资产的入口,全球交易所虽多,但交易量主要集中在头部有实力的交易所,根据TokenInsight数据显示,币安、Huobi Global、OKEx、Coinbase等占据市场大部分份额,而用户对这些头部交易的信任。意味着大量的用户涌入平台承受巨大的风险。

图片3.png

币安短短4年就发展成为世界头部数字货交易所之一,并实现多生态在全球的积极布局。但高速发展的加密行业至今仍是监管的灰色地带,法外之地也遭受了很多的非议。

时间拨回到2017年1月,一所名为上海币安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成立,同月,币安交易所APP正式上线,但通过天眼查调查发现币安所属的上海币安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于2018年7月31日注销。2017年9月4日中国人民银行、中央网信版、工业和信息化部、工商总局、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联合发布《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公告》中禁止从事代币发行融资活动,在同日币安便宣布不会在向中国大陆用户提供虚拟货币交易。事情到这里似乎都很顺利,国家发文禁止代币交易,币安公开表态,其背后公司也早已注销。

实则不然,截至于2020年12月调查此事件期间,虽然无法从手机自带的应用商城搜索到币安交易所APP,但是通过网页浏览器的搜索,还是能顺利下载并注册成功,币安表面上公开表态不向大陆用户提供服务,但依旧允许大陆用户使用软件。还有其背后公司虽查询时已经注销,但通过天眼查可查询到名为上海比捷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上海比捷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两个公司的实际控制都疑似为陈光英,也就是上海币安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实际控股人,而上海币安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曾用名正是上海比捷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一个实际控股人,四个不同名字的公司,哪个是空壳,哪个又是真的,这背后的故事恐怕只有币安知道。

图片4.png

外部的监管

加密货币交易所一直各国监管的重点,根据一份行业内的不准确统计报告显示,整个加密资产行业内,合规交易所占比极低,合规交易所占比仅为 14%,合规已经成为主流交易所们敏感度最高的痛点。

2020年4月,币安发布公告称,已支持韩国等五个国家的用户使用本国法币购买加密货币,名单里没有中国。同年6月,央广网发文指出,此前宣称不再为中国地区用户提供服务的币安仍在提供相关服务,币安方面则回应称相关网站为测试网站,网站大部分用户来自埃及。

“比特币和其他数字和加密货币正在全球范围内提供金融交易,就像许多技术发展一样,这为美国和盟友带来了潜在的好处,但它也为寻求规避当前金融体系、损害美国利益的国家和非国家行为体提供了机会。”美国财政部部长珍妮特·耶伦也曾评价道。

不仅如此,加密经济如火如荼,原本因经济全球化而猖獗的跨国犯罪和贪污腐败问题,随着比特币等数字加密货币的普及而更加猖獗,严重危害了全球经济和金融秩序。

美国加密货币情报公司CipherTrace 的 2020 年加密货币犯罪和反洗钱报告显示,2020 年,重大的加密货币盗窃,黑客攻击和欺诈总额达到 19 亿美元,是有史以来加密货币犯罪价值的第二高年度。

“加密造富机器”币安的监管合规逃亡之路

2018年,日本金融厅发函警告了币安,认为没有日本有关注册的币安针对日本客户提供虚拟货币兑换业务违反日本《资金结算法》。金融厅以币安未在日本进行登记为出发点,进而对其KYC、AML等方面进行了综合评价,最终做出了警告,而警告背后其实是金融厅对保护投资者安全问题的隐忧。之后币安将总部从日本迁至马耳他。

无独有偶,2020年10月,《福布斯》刊文曝光美国联邦调查局和国税局或已启动对加密货币最大交易所之一的币安(Binance)的调查工作,文章披露该交易所通过一种精心设计的公司结构来欺骗监管机构,继而从美国加密货币投资者中秘密获取大量非法利益。该份报告的起草时间是2018年,主要的目的是让币安尽可能避免来自于美国的监管,而这份报告起名为“太极”,从这个名字的寓意也可以看出它想要达到的目的。

“太极”计划同时也制定了避免SEC监管的方案。众所周知,币安会每个季度拿出20%的利润回购自己的平台币并进行销毁,直至BNB只剩初始发行量的50%为止。2019年四月,币安悄悄修改了BNB的白皮书,把白皮书中的“拿出当季度20%的利润回购自己的平台币并进行销毁”部分改成了“销毁相当于当季度20%利润的BNB”。在“太极”文件中,币安战略计划中列出的一个最重要的目标,也许是其中一页底部插入的一项指令,其中称“太极”子公司最终还是要为母公司币安服务,当“太极”子公司的使命完成之后,币安会以一个象征性的价格收购美国业务,这样币安就能重新占据市场领导地位。

和币安一样,很多加密资产交易所一直宣传拿到多个小型国家的法币牌照,也与全球多个执法机构保持密切合作。但至今仍未拿到任何主要国家正式的交易所牌照,也没有一个明确的合规主体,也无固定办公场所,行业规则完全依靠自律,虽然一直拥抱监管,但合规化道阻且长。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九十一条的规定,洗钱的犯罪行为主体是一般主体,包括年满十六周岁以上,具有刑事责任能力的自然人,单位也可以构成本罪。

早在2017年9月4日中国人民银行、中央网信版、工业和信息化部、工商总局、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联合发布《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公告》中禁止从事代币发行融资活动。《通知》提到参与比特币等虚拟货币的商品买卖需要普通民众自担风险。

不同于初始时期的“野蛮生长”,为了不扼杀金融创新,各国纷纷探索和出台了新的法律法规,虽然目前各国的监管政策各不相同,但基本形成了包括传统牌照监管体系、沙盒监管和行业自律等在内的动态综合监管体系,但交易伴随的就是巨大的风险,更何况是在币安这样问题诸多的“加密造富机器”也在去泡沫化中难逃监管。然而币安并没有停止其拉新的动作,又有多少民众会前赴后继的被“造富机器”卷入其中,承担风险受其危害。

本文来自人民日报,本文观点不代表光速区块链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侵权,请联系编辑删除。
免责声明:作为区块链信息平台,本站所提供的资讯信息不代表任何投资暗示。鉴于中国尚未出台数字资产相关政策及法规,请中国大陆用户谨慎进行数字货币投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