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2018 | 矿机厂商IPO集体折戟,“比特大陆们”是否会随币市凋零?

币市的发展催生了矿机企业的诞生和繁荣。在过去一年,国内三大矿机厂商不约而同尝试登陆资本市场。

但事与愿违的是,币市由癫狂迅速转入寒冬,在复杂的市场环境之下,中小矿场相继停机,三大巨头上市遇阻,矿机厂商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压力。

急寻资金支持的比特大陆在年末的一个多月内完成了两轮融资;嘉楠耘智多次上市尝试均以失败告终;亿邦国际又深陷“讨债门”……短短半年时间,赴港寻求上市的全球三大矿机产商已经面临着“全军覆没”的风险。

但尽管如此,巨头们仍在摸着石头过河,开辟如AI芯片的新的战场。2018年即将过去,春天就快到来。对于这些矿机厂商,是否又能迎来转机?

文/壹块硬币

1

上市遇阻

上市,成为了矿机企业在2018年最大的关键词。但从结果来看,则并不理想。

短短半年时间,全球三大矿机产商从风风火火赴港上市,到一家申请失效、一家深陷“讨债门”,较晚申请的一家则风波不断,矿机巨头的IPO之路颇为坎坷。

多位证券业人士表示,由于这类矿机生产企业和加密货币之间的关联性明显,有其特殊性,不排除香港证监会对其业务模式、乃至行业因素产生疑虑。

据港交所最新消息显示, 嘉楠耘智的IPO申请已经失效。今年5月15日,嘉楠耘智向香港联交所递交上市招股书,是这三家矿机产商中最早提交上市申请的,但目前的状况标示为“失效”,这也意味着公司此次赴港冲击上市以失败告终。

盘点2018 | 矿机厂商IPO集体折戟,“比特大陆们”是否会随币市凋零?

“失效”是指,公司在6个月的有效审核时段提交资料后涉及到反馈问题,但反馈的质量未让港交所满意,超过了6个月的有效审核时段。

值得注意的是,嘉楠耘智此前尽管将资金筹集目标从10亿美元降低到4亿美元,大幅下调了上市募股金额,但从结果来看,其上市计划还是未能成功。

有专业人士分析认为,嘉楠耘智可能是公司的主观因素导致某些材料未及时向港交所主动披露,也有可能是由于港交所考虑到企业业务模式合规性,而要求企业递交所属地监管的合规证明。

紧随其后交表的,是亿邦国际在6月24号递交的招股书。

而就在三个月之后,这一公司便被P2P平台银豆网案维权者上门追债,被爆出“超5亿元人民币的异常资金往来”、“虚增收入”、“美化现金流”等大新闻,最后,被银豆网维权者向港交所和香港警方举报。

据维权者介绍,2017年底-2018年初的一段时间里,银豆网实际控制人李永刚之妻崔宏伟的个人账户先是向亿邦国际转入人民币5.249亿元,亿邦国际随后又向崔宏伟转出人民币合计3.8亿元。这些转账,维权者认为是疑似虚增销售收入,或是充当预收货款以美化现金流,达到顺利上市的目的。

其中,剩余的1.449亿元资金去向不明,而维权者质疑该笔款项为亿邦国际的股权款项。业内人士表示,亿邦国际2017年的营收为9.79亿元,如果“3.8亿用于虚增收入坐实”,那其营收质量恐要大打折扣。

而且,亿邦国际并没有在招股书中对该笔资金流水进行相关说明。事情发酵后,亿邦国际相关负责人否认了这些质疑,称“一切以公安部门公布的结果为准”。

就在亿邦国际的上市结果快公布前的12月20日,亿邦国际重新向香港联交所提交了招股文件,披露了其2018年上半年的财报,也表达了对三季度业绩的隐忧。

据招股书显示,亿邦国际虽然2018年前6个月的收入是2017年同期的8倍,约3.04亿美元,利润也大幅增长,达到1.35亿美元,但公司预计其2018年第三季度收入和毛利润“大幅下降”,而且其比特币矿机的月平均销售订单也呈明显下降。

盘点2018 | 矿机厂商IPO集体折戟,“比特大陆们”是否会随币市凋零?

烦恼不断的亿邦国际如今重新提交申请,为自己争取了片刻的喘息机会。

与前两家相比,最晚递交招股书的比特大陆也只剩下3个月的时间参与港交所的聆讯。

比特大陆交表后,关于其上市遇阻的消息不断传出,如业绩大幅亏损、港交所相关人士的否定看法以及香港证监会对区块链行业相关业务的谨慎态度等等,无不让比特大陆的IPO前景充满疑云。

盘点2018 | 矿机厂商IPO集体折戟,“比特大陆们”是否会随币市凋零?

据南华早报报道,两位匿名消息人士表示,香港股票市场监管机构认为,在适当的监管框架到位之前,任何数字货币交易平台或与该行业相关的业务通过在香港进行IPO筹集资金还为时尚早。南华早报认为,对于比特大陆而言,监管机构的这一态度或许是“一个不可逾越的障碍”。

在市场遇冷的大环境下,嘉楠耘智冲击IPO遭遇重挫,已让不少行业人士忧虑,比特大陆的上市也面临着重重难关。

2

急于融资的巨头们

纵观整个矿机市场,比特大陆、嘉楠耘智和亿邦国际分列全球矿机产商的第一、第二和第三位,但是比特大陆一家独大。

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数据显示,比特大陆ASIC矿机的市场份额达到74.5%,而第二名和第三名的份额加起来还不到第一名的1/5,若按比特币矿机交付量计算,则分别为66%,20.9%和3.7%。

三家的招股书显示,截止2017年12月31日,比特大陆、嘉楠耘智和亿邦国际的矿机销售收入分别为156.06亿元、13.08亿元和9.25亿元人民币。

盘点2018 | 矿机厂商IPO集体折戟,“比特大陆们”是否会随币市凋零?

根据比特大陆、亿邦国际2018年上半年财报,二者在2018年上半年的矿机销售收入分别为185.09亿元、21.24亿元人民币,差距有所缩小,但比特大陆仍然是绝对的老大。

极度疯狂的币市在进入2018年后,迅速转入寒冬,币价惨淡。随之而来的,是中小矿场难以为继,矿机订单量暴降的境地。矿机巨头们不得不寻求融资,备好充足弹药过冬。

比特大陆近一年多时间快速的三轮融资或许可以窥一斑而知全豹。

据比特大陆的招股书显示,该公司在2017年8月-2018年8月期间,迅速完成了三轮融资。2018年7月底,即完成约2.93亿美元的B轮融资之后,8月底,其又完成了约4.42亿美元的B+轮融资。

盘点2018 | 矿机厂商IPO集体折戟,“比特大陆们”是否会随币市凋零?

其中,A轮融资额为5000万,投资机构为红杉资本、IDG资本以及创新工场。B轮融资由红杉资本领投,美国对冲基金Coatue、新加坡国有的新兴市场投资基金EDBI。而融了4.42亿美元的B+轮仅花了两周时间,关于这轮融资,一度传出腾讯、软银和中金等参与投资,但接近比特大陆核心投资人表示,该不实融资信息系其他机构为售卖份额所为。

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6月底,市场已经走熊,且B轮融资与B+轮融资间隔只有1个多月。紧接着B+轮融资,今年9月底,比特大陆递交了他们的招股书。

比起市场的老大比特大陆,另两家在2、3年前就已经开始了上市的脚步。

亿邦国际由胡东在2010年创立,主要从事通信网络接入设备及相关设备的生产开发,2015年8月以“浙江亿邦”登陆新三板。今年3月23日从新三板摘牌的3个月后,转而赴港IPO。对此,亿邦国际在招股书中表示,“新三板上市股份的交投一直并不活跃”。

而嘉楠耘智的上市之路并不平坦。

杭州嘉楠耘智由张楠赓创立于2013年4月,并于2015年获清华三角研究院投资,作为重点项目引进杭州。

2016年6月,嘉楠耘智曾试图在A股“借壳”上市:据鲁亿通(300423)公告,其拟30.6亿元收购嘉楠耘智,但停牌半年后宣布终止。

一年后,2017年8月,嘉楠耘智申请上市新三板又遭遇三轮质询,质询问题主要集中于公司个人客户占主导、持续经营能力以及监管政策风险等方面,最终未能成功。

“熊来了”,矿机销售的生意一落千丈。在一眼望不到头的熊市中,尽快拥抱传统资本,为公司“输血”,无疑是矿机巨头们的最佳选择。

3

转型之路

回顾矿机市场的发展,风起云涌。

2012年,比特币矿机进入ASIC时代。2012年9月,Avalon(阿瓦隆)ASIC矿机开售,售价1299美元,只销售300台。业内人称其为世界第一台ASIC比特币矿机,也被称为南瓜机,因其创造者“南瓜张”而得名。“南瓜张”为北航计算机专业博士,原名张楠赓,也就是嘉楠耘智的创始人。

同年,中国科技大学2001届的少年大学生、“烤猫”蒋信予通过一个“虚拟IPO”项目在线筹款,按照0.1比特币一股的价格,发行了16万股,购买股票者可以分红,以此开创了比特币世界第一个由ASIC矿机组成的矿场。

彼时,吴忌寒也购买了烤猫公司虚拟股票的1.5万股。但随着研发难题来临以及俄罗斯的一家ASIC矿机团队Bitfury的竞争,烤猫公司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

瞄准行业机会的吴忌寒找来搭档詹克团,花了半年时间,生产出比特大陆第一台蚂蚁矿机S1。2013年11月,比特大陆正式开业。2014年,比特大陆业绩飞涨。

紧接着,比S1功耗更低的蚂蚁矿机S5、S7帮助比特大陆在2014年底到2015年初的比特币大熊市中起死回生。

到了2016年,更晚入场的亿邦国际创立矿机业务“翼比特”。在2016年12月成都的产品发布会上,发布了自己的第一台矿机,翼比特E9。

真正让比特大陆问鼎“矿霸”的是S9的出现,巩固了其市场地位。

据2018年10月10日公布的胡润百富榜,比特大陆联合创始人詹克团、吴忌寒,嘉楠耘智创始人张楠庚、亿邦国际创始人胡东等纷纷上榜。矿机公司股东的财富占去区块链行业的半壁江山。

盘点2018 | 矿机厂商IPO集体折戟,“比特大陆们”是否会随币市凋零?

如今矿机行业的竞争进入了白热化状态。国内有比特大陆、嘉楠耘智、嘉楠耘智、神马矿机、芯动科技等公司争抢市场,国外有BitFury这样的老牌玩家。

显而易见的是,专注于芯片开发的矿机产商的下半场,将是AI的战场。一方面实现公司转型,另一方面也能在资本市场提升自身估值。分析人士称,“弯道超车”才是我们发展国产芯片的唯一可行路径,也是唯一的机会。

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受益于大数据行业不断增长,全球AI行业获得强劲增长,由2013年的约132亿美元增至2017年为1044亿美元,年复合增长率约为67.7%。弗若斯特沙利文预计,全球AI行业将在2022年继续增长至4902亿美元,自2017年起计年复合增长率约为36.2%。

盘点2018 | 矿机厂商IPO集体折戟,“比特大陆们”是否会随币市凋零?

2017年11月,在北京某AI主题的峰会上,比特大陆首次展示了其AI产品线的第一款芯片BM1680的样品,以及子品牌“算丰”。显然,比特大陆十分看好AI市场。

而比特大陆AI产品线的第二代产品BM1682则瞄准安防领域和智能家居。比特大陆联合创始人詹克团认为,安防市场需求最为清晰。

比特大陆的招股书还提到,IPO募得资金的一个用途便是提高AI ASIC芯片、AI应用的研发及生产等。

今年9月6日,嘉楠科技人工智能芯片“勘智Kendryte”发布,嘉楠科技董事长张楠赓在发布会上发言称,嘉楠科技可以同时把握人工智能芯片和区块链硬件这两大领域。“勘智”K210是嘉楠耘智推出的第一代人工智能芯片,主要目标市场定位在物联网市场。

国外的竞争对手Bitfury在今年11月完成C轮8000万美元的融资后,其首席运营官John Mercurio表示,本轮融资将帮助Bitfury拓展更多的战略选择,另外,还将致力于高性能计算,例如人工智能等新兴技术。

相比于在AI芯片的方向上狠下苦工的同行,亿邦国际则稍显逊色,其传统电信业务也在不断萎缩。

亿邦国际招股书显示,2015年至2017年,亿邦国际区块链业务的营收实现三连增,区块链业务占比达到94.6%,而另一大业务电信版块,却从2015年营收占比的68.3%骤降至2017年的5.4%,并进一步减少至截止2018年6月30日止六个月的0.7%。

纵观2018年矿机,兴也币市衰也币市。矿机厂商的命运随着币价涨跌沉浮。当下,币市凛冬已至,而且还远远看不到尽头。

一边是业务萎缩,一边是上市艰难,矿机巨头们的命运又来到了新的路口。这个新兴而又特殊的行业,是否会随着币市的凋零而陨落?还是会熬过寒冬,再次迎来春暖花开?

— END—

本文来自壹块硬币,本文观点不代表光速区块链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侵权,请联系编辑删除。
免责声明:作为区块链信息平台,本站所提供的资讯信息不代表任何投资暗示。鉴于中国尚未出台数字资产相关政策及法规,请中国大陆用户谨慎进行数字货币投资。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上一篇 2018年12月27日 上午9:36 星期四
下一篇 2018年12月27日 上午9:49 星期四

关注了解更多~

相关推荐

  • 算力大战半年,BCH究竟发生了什么?

    近日,BCH币价三天时间翻了一倍,创下年内新高。久违的涨幅盘活了二级市场。数据显示,自4月份以来,BCH全球日均交易量基本稳定在10亿美元以上,接近去年11月份分叉前夕均值。 疯涨…

    2019年4月17日
  • 上线一月就崩盘,“以太原力”年底韭菜割不停!

    2021年,币圈“牛市”重启,各大主流币与山寨币齐飞,与之而来,区块链再次成为投资风口,炒作区块链资金盘的歪风邪气也越来越盛。 想在资金盘、币圈一夜暴富的人太多太多了,仿佛成了最诱…

    2021年1月5日
  • 匿名币的前世今生

    随着互联网发展及数字货币普及,具有天然匿名属性的现金已经逐渐退出交易舞台,取而代之的是电子支付和数字货币的崛起。数字货币的使用为我们带来极大便利的同时也存在一定的隐私风险,在当前主要的区块链网络中,一旦数字钱包地址和其拥有者的个人信息对应起来,该钱包拥有者的所有账户信息、交易细节都将在整个网络中一览无余。比特币作为区块链技术最典型代表,本身亦存在较大的隐私局限。

    2019年8月21日
  • 金融巨鳄做空比特币:从2万美元一直逼到3155美元

    文 | 木樨 棘轮 比特币诞生十年来,悲欣无数。有人一夜暴富,有人散尽家财。 币价跌宕起伏,是谁在操纵?对此,玩家们一直耿耿于怀。 实际上,这背后既有做多的巨头,也有做空的大鳄。 …

    2019年2月20日
  • YESCOIN一个月内收割数千万跑路,非小号沦为黑平台帮凶?

    据知情人透露,从今年的3月中旬开始,yescoin就开始在非小号上打广告,持续了一个月,广告费是10万美金。 在揭露今天的骗局之前,良心哥想问大家一个问题: 你眼中的币圈是什么样的…

    2019年4月22日
  • 中国央行数字货币与Libra未必直接对决 但都冲击支付机构

    近日,央行支付结算司副司长穆长春在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上,详细阐述了央行数字货币研发的进展情况和具体设计。并指出,经过五年的研究,央行数字货币已经“呼之欲出”。此前,据腾讯《一线》报道,姚前卸任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所长后,穆长春兼任该职务。因而,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领导对于央行数字货币的解读,自然引起了区块链领域的广泛关注。

    2019年8月13日
  • 都在“黑”Bakkt,说的好像你们能阻止比特币期货发展一样

    对于那些关注比特币衍生品的媒体记者来说,现在绝对算是一个最好的时代,因为这件事最近非常吸引眼球。但对于那些交易比特币衍生品的人来说,一切似乎稀松平常,并没有出现太多波澜。

    2019年9月26日
  • 只剩最后10次传递,比特币闪电火炬即将“熄灭”

    比特币闪电火炬很快就要“熄灭“了,现在,这场风靡全球的支付实验正接近尾声。 包括Twitter首席执行官杰克·多西(Jack Dorsey)、摩根溪创始人安东尼·波莫菲诺(Anth…

    2019年4月6日
  • 公链求生:从炒币走向应用至少还需两年

    作者 / 贝尔 林默默 公链冷暖,半年骤变。 2018年3月的硅谷,人们尚未脱去棉衣。与这里冷冷的气温相比,一种火热的情绪在区块链创投领域蔓延。“一家硅谷资本,三天就敲定一个公链项…

    2018年12月1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