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首晟家庭发言人回应:关于他去世我所知道的事实

example

在阅读这篇文章之前,你需要知道:

首先,这篇文章无法提供全部事实,但全部有据。

其次,请区别阅读有交叉求证的消息和无交叉求证的消息。

最后,请尊重逝者,不造谣、不传谣。

1,张教授在旧金山离世。这一消息由张教授的家庭发言人Sean McCormack在当地时间12月5日晚间首先通过邮件亲自告知我,并经由旧金山市法医部门(San Francisco Medical Examiner)进一步证实。由于相关规定,接线员不能告知更多细节,她能对外确认的信息只有三项:张教授的名字、年龄和居住城市。这是目前为止,最确凿的官方证言。

关于张教授的具体死因,其家庭发言人和警方均尊重逝者及家庭成员意愿,选择不予公开。

不过,可以证伪的就是张教授在斯坦福大学跳楼自杀的谣言。美国当地时间12日5日晚上,在致电斯坦福校警时,被告知该传闻(大概率)为假。这名接电话的校警告诉我,一般来说,发生在学校内部的案件,他们都有会记录。但显然直到接到我的电话,他们都没有听说过这一案件。旧金山法医部门的证言进一步推翻了这一说法。另外,斯坦福大学多是低层楼,相信在美国及加州生活过的朋友都应该知道,所以,造谣者请了解最基础的事实。

2,张教授因抑郁症离世。张首晟教授去世的消息最初通过斯坦福大学物理学院的内部邮件被外界知晓,发出这封邮件的署名人为现任斯坦福大学物理学院教授、张首晟教授的同事Steven Kivelson(一些媒体将此人认作是张首晟教授的博士生导师,请自行检讨)。在同一封邮件中,随信附上了张首晟家人的声明。声明中,张首晟家人写道:“Shoucheng passed away。。。after fighting a battle with depression”。也就是说在去世之前,张教授曾与抑郁做过斗争。

在张教授家庭发言人的回复中,他进一步写道:“His family now understands that Professor Zhang battled depression periodically, a situation his family did not fully understand at the time。  Sadly, we know that even those closest are often not aware of a loved one’s struggles。  对于这段话中的periodically,我在和Sean McCormack的电话沟通中进一步确认过后,可以理解为,间或性的抑郁。

关于张教授从什么时候开始抑郁以及是否曾经服用过药物或采用过其它方式治疗/对抗抑郁症,张教授的家庭发言人在和我的电话沟通中表示,他无从告知。值得痛惜和警醒的是Sean McCormack在邮件中说的那句话:可悲的是,我们知道即便是最亲近的人也往往难以觉察所爱之人曾经有过的挣扎。

3,关于301调查。张首晟教授既是享誉国际的知名物理学家,同时也是硅谷活跃的投资人,其身前曾担任丹华资本(原Danhua Capital,最近改为Digital Horizon Capital)的Founding Chairman。

一些关于张首晟离世的臆测认为,他是因为卷入301调查而不堪压力。对于这一说法,张首晟家人的发言人Sean McCormack同样予以驳斥。Sean McCormack在电话中告知我说,张教授的离世与301调查无关,希望外界不要将这一悲剧与两国关系联系上。

301调查的具体含义,在美国的朋友们可以自行Wiki之,这是美国出于保护自身贸易利益而进行的世界各国知识产权保护年度报告,其发布方是USTR(美国贸易代表处/办公室)。301报告是年度报告,因此自1989年首次发布后每年都会发布及更新。其中,2018年的版本也更新了数次。在今年的几份报告中,标注为2018年4月3日的一份就已经提及过Danhua。不过,提醒大家注意一下这里的具体行文和提及方式。在Danhua之后同时跟着的是Plug and Play等公司。今年稍后的版本中,Shoucheng Zhang的名字也被提及过,同样请大家认真阅读原文。需要指明的是一点是,301不只是对中国,它的watch list上还有很多其它国家,提及的公司或个人也不少。

最后想说的话:

这篇文章或许只提供了极小部分的事实,也有一部分只是“一家之言”,但在谣言满天飞的同时,我想有必要让大家听到当事方的声音。

在与Sean McCormack的通话中,他和我说的第一句话是:感谢你选择用直接通话的方式向张教授家人的代表求证。也很感谢他对于亲自求证本身的尊重。在得知张教授去世的消息后,打了不少电话,这些电话中包括直接打给张首晟教授身前的手机;包括Palo Alto警局、斯坦福大学校警、旧金山警局及法医部门;也包括直接与张教授有过直接接触的个人和机构。很抱歉因为时间和精力的原因,我无法做到尽善尽美,但真心希望包括你我在内的每一个信息传达者,都能在传播之前先设法求证。

本文来自新浪科技,本文观点不代表光速区块链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侵权,请联系编辑删除。
免责声明:作为区块链信息平台,本站所提供的资讯信息不代表任何投资暗示。鉴于中国尚未出台数字资产相关政策及法规,请中国大陆用户谨慎进行数字货币投资。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上一篇 2018年12月7日 上午9:58 星期五
下一篇 2018年12月7日 上午10:39 星期五

关注了解更多~

相关推荐

  • H网技术烂到渣,涉嫌诈骗数亿,投资人该如何反思?

    H网交易所创建之初,交易软件源代码靠抄袭,技术团队全部是老外,头像靠抠图,靠抠图来拉韭菜,使得这家草根交易所从一开始就具备了诈骗的基因,自此开始了非法集资与诈骗的开挂之路。到现在为…

    2019年4月16日
  • ​PlusToken每次异动,加密市场便迎惊涛骇浪?

    Plustoken每次异动,加密市场便惊涛骇浪?比特币暴跌:是PlusToken庞氏骗局?

    2020年3月11日
  • 募资逾55亿 伪出海的ZB在哪?

    2014年7月,CHBTC中币推出比特币理财网站JUA聚啊网(JUA.com),该平台上线共融5000BTC(合计逾300万美元,按613USD/枚BTC算)。花松秀曾表示,希望将JUA平台打造成类似于(数字资产)银行的机构,把散户手中的币聚集起来,然后投资到信誉较好的矿场。2015年10月,延续创办“银行机构”的理想,他将JUA聚啊网更名为BitBank(比特币银行),提供数字货币借贷理财业务。JUA聚啊网隶属于深圳聚啊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该公司目前仍在业,实际控制人为花松秀。BitBank(比银)隶属于比银有限公司,2017年5月,总经理兼执行董事花松秀变更为雷贵洲,同时花松秀退出投资人名列。

    2020年1月15日
  • 10月份最新200多个个崩盘跑路,提现困难项目黑名单!

    216,“3260振兴东北老工业,精准扶贫”公安部公布的传销组织,远离217,运鸿股权 ,要上市了,大家快发财了,等着吧

    资讯 2019年10月30日
  • 深圳华强北一线实录:比特币“闪崩” 矿机卖家转行卖丝袜

    “刚从四川大山里把矿场迁过来,没想到币价跌得这么惨,几千台矿机每天光电费就接近3万块钱,越挖越赔。”阿星(化名)这两天有点沮丧,新疆矿场的运输、基建搞了1个多月,本来准备开足马力,…

    2018年11月23日
  • 10年之约,我与王思聪赌区块链未来

    这两天王思聪大战花千芳的新闻刷满了屏。一个是富二代,一个是穷二代,阶级立场如此不同。起因就是因为花千芳在微博上写了一段读英语无用论。他的原话是:“对绝大多数中国人来说,英语都是一件…

    2019年3月30日
  • OTC 市场 —— 洗钱者的天堂

    但由于缺乏真实有效的数据统计,各类报告的数量相差很大。Bravecoin.com 在 2018 年 4 月报道称,每日场外交易的交易量是交易所规模的 3 倍。TABB Group 估计,OTC 市场的日交易额为 120 亿美元,而 Digital Asset Research 声称 OTC 市场的日交易额为 2.5 亿美元。

    2019年9月17日
  • 币圈域名天价频出 人傻钱多还是物有所值?

    伴随互联网的兴起,倒卖域名 成了一门十分常见的生意,不少人因此发了财,甚至摇身一变成了行业大佬。他们手上屯着大量域名,每当有行业成为风口时,相关域名就水涨船高,动辄数十倍、上百倍甚至千倍的收益。

    2019年9月4日
  • ​瑞幸员工如何作假22亿,怎样用技术防止财务造假?

    瑞幸咖啡“自爆财务造假”事件持续发酵。今日(4月5日)下午,瑞幸咖啡发表道歉信称,涉事高管及员工已被停职调查。瑞幸咖啡董事会已委托独立董事组成的特别委员会及委任的第三方独立机构,进…

    2020年4月6日
  • 抢不到IEO? 来试试Bithumb Global的新模式!

    2019是牛市还是熊市?目前尚未可知,但“IEO”的出现却着实让交易平台火了一把。IEO是一种由交易所背书的融资模式,为投资者提供了更多保障。不管是头部交易所还是二线交易所,都借此机会推出了自己看好的项目,大部分项目在开盘初期也都表现亮眼,吸引了新老韭菜的关注。同时,交易所自家的平台币也节节高升,一派欣欣向荣的牛市景象,让投资者们看到了新的希望。

    2019年7月22日